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空谷幽兰

一株幽兰空谷中,晨风暮雨洗娇容。不与百花竞芳菲,悄然独处红尘中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)永远的盆火  

2011-11-13 17:45:33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图/网络   文/空谷幽兰

       望着电视上纪晓岚与和珅眼前的那火盆,那盆里红红的火焰,一股暖意涌上心头。时光倒流,我又回到了童年时代,坐在了火炕上父亲的身旁,眼前也是一盆烧得旺旺的盆火。。。。。。看见了父亲慈祥的脸庞,还有那暖暖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 从记事起,我就和那个火盆结了缘。每到冬天,寒风一来,父亲就从贮藏间拿出那只古色古香的铁灰色的小火盆,三只脚,有点像古鼎的模样(还有一只是铜的,只有尊贵的客人来了,才会拿出来用),父亲在火盆底部铺一层白白的厚土,再让我或弟弟从院墙下拿来几根木柴,父亲把柴火劈成四寸来长的柴棍,在火盆中央搭成金字塔似的柴堆,(就像电影里战士们休息时放在一起的步枪),再拿一根柴棍,从煤油瓶里蘸一点煤油,拿火一点,干柴就噼里啪啦烧起来了。因为是干柴,几乎看不到烟。这时,三哥就把晒好的牛粪饼端来,父亲一掰两半,有序地围住柴火。这时的火堆啊好像是一朵盛开的花朵。。一会儿白色的(抑或是青烟)烟就冒出来了,闻到一股青草味儿。看牛粪完全烧着,不再冒烟了,父亲才让哥哥到库房里砸煤块,大小要均匀,不能太大,亦不能太小,围住粪火就可,父亲就像设计他的建筑物似的,精心设计火堆---把煤块堡垒样的垒起来,一股青烟袅袅升空。等这些工作做完,他就背起手来,在院子里转转,东瞅瞅西看看,我和弟弟就学着父亲的模样,也装模作样地乱转悠,惹得哥哥姐姐哈哈大笑。看看煤烟冒得得差不多了,我们就大喊:“大,盆火好了!”父亲就停止转悠,抬起火盆走进堂屋,放到火炕上。我和弟弟就拿着那个火盆专用的小小三角铁架,跟进去,等父亲安置好架子了,就跑到厨房拿来大马勺,取一碗粒粒饱满的生大豆。父亲骂一声:“紧嘴蛮(馋猫)!”就笑眯眯地把大马勺放到铁架子上,这时的火烧得很旺了,厚厚的马勺不一会就烧热了,父亲再叫我们去拿来半碗大颗粒的沙子(这个我们早准备好了)放进锅里,等沙粒也烧热了,就把大豆放进去,混着沙石一起翻炒,这样炒出来的大豆又脆又香。我和弟弟围着火盆享用着那碗大豆,感觉暖暖的、甜甜的,比现在的巧克力还好吃。

(原)永远的盆火 - 空谷幽兰 - 空谷幽兰

        每当夕阳下山,盆火已经很旺了,我和弟弟就在火炕上玩,等母亲喊一声“吃饭了!”我们才停止玩闹,乖乖地和一家人围着炕桌坐下,端起自己的小碗津津有味地吃着粗茶淡饭。饭后,一家人就着昏暗的煤油灯忙开了,母亲纳着鞋底,十几岁的姐姐帮母亲搓着麻绳,我和弟弟趴在火盆旁的方桌上看连环画,父亲刺溜刺溜吸着烟,呼噜呼噜喝着那三脚架上搭开的老茯茶。看火势将败,父亲把烧透的煤灰扒拉出来,留下火心,再拢上一笼煤,随着一家人的几声咳嗽,那盆火又烧着了----那时的房屋到处漏风,不用担心煤气中毒。我和弟弟看画书看烦了,就缠着父亲讲故事,正当壮年的父亲,就亮开喉咙,唱出他的绝招----民间小调。这几乎是每个晚上的保留节目。我似乎看见孟姜女把长城哭倒了,小樱哥挣出笼子飞到病危的母亲身边,小罗成的英魂回到故乡,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,终于等到夫君归。。。。。。我看见了母亲和姐姐眼里的泪花。

        听姐姐说,那年的我,只有五岁,一头乱蓬蓬、黄灿灿的自来卷,双眼皮的大眼睛,上翘的睫毛,圆圆的脸蛋,胖乎乎的,很招人稀罕,家里人都叫我“小黄毛”,村里的大人们叫我“橡皮娃娃”。我不爱让姐姐梳头(她梳不开我的卷发,常常把唾沫啐到我头上,用来弄湿头发。我一闹,她趁机拽我头发,疼得我大哭),母亲家里家外很忙,又没空给我梳头,我就把一条花头巾裹在头上,结了死扣,只有到晚上才让大人解开。这样,谁也看不见乱草似的头发啦,我挺得意的---谁知这是为一场灾难埋下了祸根。又是一个下雪的黄昏,我们又等着父亲生盆火熬他的治胃病的草药,因为熬完药,我们又可以炒大豆吃了。毕竟是孩子,没太多地注意到父亲难受的模样,只是怀着美好的憧憬,在炕上玩着。忽然嘭的一声,我看见父亲手里的瓶子爆炸,一团火扑向了我,我的头巾燃起来了,慌乱中的父亲怎么也解不开我的死扣,我的整个脸都烧起来了。。。。。。结果可想而知,我被烧得面目全非,连手上都是一个个水泡。后来听妈妈说,父亲为了赶紧把盆火烧起来,竟把一瓶汽油拿来,想蘸一点当火引子,一不小心就引起了爆炸。可怜的父亲因为自责,很长时间不敢看我的脸,那火盆也被父亲扔到了花园里,备受冷落。等我的烧伤完全痊愈,看到我几乎没有疤痕的小脸,父亲才松了一口气,又拿回了他心爱的火盆。

       后来,那只火盆一直陪伴我度过了小学生活。那时候最大的奢望,就是坐在火盆旁烤火,听父亲唱民间小调,看母亲做针线活,学姐姐搓麻线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 几十年过去了,父亲、母亲随后离去,姐姐兄弟相继成家,不知那只火盆被丢 到了哪儿?可我的心头永远燃烧着一盆火----一盆暖暖的亲情之火!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1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